工作的时候需要长时间高原徒步登山
2020-12-13 17:19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为了拍到雪豹,蒋力和其他志愿者在雪豹常去的地方安装了27台红外照相机,这种相机能够感应生物的存在,自动拍照。

6月23日,蒋力和同伴一起对摄像头做例行检查时,在一处河滩边发现了一两串梅花状的脚印。凭着平时的知识积累,他认为这可能就是雪豹的脚印。后经生物学家综合红外照相机拍摄的相片验证,证实了他的观点。

而峡谷里面人迹罕至,根本就无路可走。每次去野外考察,蒋力和其他志愿者只能沿着岩羊等动物走过的小道慢慢前行,稍有不慎,就有坠崖的危险。“有一次上山检查红外摄像头,要走一段十分窄的悬崖。一不小心我脚下一滑,两只脚都踩空了,幸好双手扶住了峭壁上的石头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”说起当时的惊险,蒋力至今还心有余悸。

7月4日晚上9时多,蒋力一行去野外工作,发现很远的地方有一只动物正伏在草地上观察他们。由于隔得太远,蒋力只能确定是一只猫科动物的轮廓。此时,蒋力更相信这里会有雪豹出现。几天以后的一次考察中,蒋力无意中在一处悬崖边上看到了一只雪豹,那只雪豹也正在看着他。蒋力立即举起相机,留下了雪豹的惊鸿一瞥。只是由于相机焦距所限,照片拍得不是很理想,但也算十分难得了。

长江正源沱沱河的冰川、雪山融水与长江南源当曲汇合后称为通天河,宽达数公里的辫状河道被冬布里山阻挡,通天河收为一束,形成万里长江的第一个峡谷——烟瘴挂峡谷。独特的喀斯特地貌和丰富的生物多样性资源,成就了长江最神奇壮美的峡谷,也是整个长江干流野生动物种群数量最多的峡谷。烟瘴挂峡谷所在的措池村,位于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交界处,全村面积达到2300平方公里,人口仅800人。

雪豹,在我国是一种比大熊猫还要少的珍稀保护动物,很少有人见过它的真容。而湖南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2013级研究生蒋力,则在这个夏天有幸见到并拍到了雪豹。前不久,蒋力参加了长江第一峡谷生物多样性调查活动“绿色江河——烟瘴挂寻踪”志愿活动。作为湖南首名参加这一志愿活动的在校大学生,刚回长沙不久的蒋力昨日接受了记者的采访。在为期一个月的志愿活动中,蒋力遇到很多困难、历经各种艰险,但也有各种乐趣,更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。

蒋力小时候在邵阳新宁乡下度过,他特别喜欢小动物。每到周末,他都会和小朋友去山里面玩,见过很多野生动物。蒋力长大了,山里的动物也渐渐少了,他于是迷上了看有关动物的纪录片。对整个野生动物生态环境破坏感受深刻的蒋力来说,“没有买卖,就没有杀害”那句挥之不去的经典广告词,是促成他参加此次志愿活动的主因。

雪豹,也被称为艾叶豹、荷叶豹、草豹,有“雪山之王”之称,是一种重要的大型猫科食肉动物。由于其常在雪线附近和雪地间活动,故名“雪豹”。雪豹原产于亚洲中部山区,中国的天山等高海拔山地是雪豹的主要分布地。其皮毛为灰白色,有黑色点斑和黑环,相对长而粗大的尾巴是雪豹与其他相似物种区分的明显特征。雪豹敏感、机警、喜欢独行、夜间活动、远离人迹和高海拔的生活特性使其行为特征难以为人所知。到目前为止,人类对雪豹的了解仍然十分有限。因其处于高原生态食物链的顶端,雪豹亦被人们称为“高海拔生态系统健康与否的气压计”。由于非法捕猎等多种人为因素,雪豹的数量正急剧减少,现已成为濒危物种。在中国,雪豹的数量甚至少于大熊猫,已被列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。

烟瘴挂峡谷属可可西里地区,是我国大型野生哺乳动物最多的地方。在这里,蒋力见到了各种珍稀的保护动物:藏羚羊、熊、野驴、隼……而见到或者拍到雪豹,则是蒋力的最大梦想。

“在烟瘴挂峡谷做志愿者,我觉得自己的阅历增加了很多,了解了很多野生动物的知识。”蒋力说,“在艰苦的环境里生活,我的毅力得到了提高。”最令他高兴的是,很多朋友通过他的微博微信,对长江源环境恶化有了真切的认识,很多人向他询问参加类似志愿者活动的途径。蒋力说:“我原本就是想用行动来感染身边的人,让他们少吃甚至不吃动物,尤其是野生动物。我希望自己的努力不会白费。”

后来,营地还来了一位受欢迎的“大明星”——一只草原赤狐。每晚10时,这只赤狐准时来营地享用晚餐。蒋力又惊又喜,给它取了个名字叫“晶晶”。“晶晶”对于人类毫不介意,任凭电筒光照射到它身上或是照相机“咔咔”作响,它都安之若素。“其实,只要互不伤害,人与动物的和谐相处就这么简单。”蒋力深有感触地说。

而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,先后有6台红外照相机拍到了雪豹,经过生物学家反复观察,证明至少有4只雪豹在这里栖息。

蒋力和同伴还找到了一个狼窝。正当他们接近的时候,母狼警觉地跑到山坡的一块大石头后面号叫示警,眼神犀利。两人没敢多停留,安装好红外照相机就匆匆离开。整理照相机里面的影像资料时蒋力才发现,这个狼窝有4只幼崽,它们互相打闹,憨态可掬。

6月8日,蒋力从长沙出发,12日到达青海唐古拉山镇的长江源保护站。而这次志愿活动的目的地——烟瘴挂峡谷,是长江上游的第一个大峡谷,海拔在4500米以上,7月飞雪,荒无人烟。驻扎的营地设施简陋,没有手机信号,更谈不上上网,工作的时候需要长时间高原徒步登山。蒋力虽然曾经去过西藏两次,但是初到营地还是不可避免地出现了高原反应:头疼,四肢无力,甚至流鼻血。

令蒋力害怕的是,那里还经常有狼出没。蒋力和其他志愿者到达营地的第一个晚上,草原狼就来“拜访”了。蒋力回忆:“当时只听见狼叫,可四处找不到踪迹。”这种不知道危险在何处的感觉让他们毛骨悚然,睡前总是反复检查帐篷,并将一根防身金属棒放在身边。

“我所在的营地处于无人区,生活物资都需要从位于唐古拉山镇的长江源保护站运来。运送一趟物资需要8个小时,而且大部分时间都在没有路的草原上行走,有时还要过沼泽、浅滩,稍有不慎就有陷车的危险。”说起当时的生活,蒋力很是感慨。他扳着手指头历数当时的艰辛:物资半个月运送一次,食物几乎都是素的,偶尔能吃上一顿肉就是打牙祭了,因为要节约煤气所以没有热水洗澡,只能晚上打点河水洗洗脚……

藏民们常说:“高原的天,姑娘的心。”前一分钟还阳光明媚,说不定一阵风吹来,立即乌云密布、电闪雷鸣,冰雹就铺天盖地打了过来。在这里,六七月下雪是常有的事,而且早晚温差大,早上和晚上,蒋力都要穿着在长沙最冷时才穿的衣服。但是一到中午,太阳直射,帐篷又成了一个蒸笼,热得不行。晚上则经常是狂风四起,蒋力根本就不敢深睡,生怕一不小心帐篷被风吹走……从长沙到长江,蒋力经历了冰火两重天的世界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prd145.cn必赢客官网/北京pk计划/威尼斯国际平台官网/现金网游戏官网版权所有